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是哪家|老挝金木棉赵伟
當前位置:廣東律師事務所 >> 同居糾紛 >> 瀏覽文章

同居財產怎樣分割

標簽: 發布時間:2020年01月29日 點擊80
 
     因為同居而引出的財產糾紛早已屢見不鮮,而其中一個明顯的事實是,主張分割同居關系財產的往往是女性,因為就像夫妻關系一樣,男性往往掌管著財產,尤其是公司的經營和股份。  
  如何分割同居期間的財產,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婚姻法的司法解釋早有規定,即同居關系不同于夫妻關系,同居期間的財產并不必然是共同財產,主張分割財產的一方要提出有關證據,才能享有對同居期間積累財富的所有權。  
  這一規定只是一原則性的規定,如何在實踐中加以具體運用,則由各案的法官來判斷。本文所刊登的案例具有一定的指導性,該案告訴我們,對于共同財產,尤其是公司股份,一方只有在舉證證實其與對方有共同的投入并經營,共同創造形成該財產的情形下,才能主張分割。  
  ■案例: 
  富翁意外早逝,身后留下千萬家產和一女一子。女兒系與第一任妻子所生,兒子系與第二任妻子所生。富翁去世前,已與第二任妻子協議離婚。  
  但第二任妻子說,她與丈夫是假離婚,其實一直同居,所以,她應該以妻子的身份繼承遺產。 
  富翁留下千萬遺產  
  1954年出生的岳庚,原是一化工廠的工人。改革開放后,岳庚下海,辦起一家化工廠,一番摸爬滾打后,生意慢慢有了起色。  
  阿美是岳庚的第一任妻子,夫妻倆相敬如賓。時間一長,阿美發現丈夫有些變了,總說工作太忙,常常接連幾周不回家。慢慢地,一些風言風語在親戚朋友中傳開:岳庚身邊有個叫余玉琴的女人。  
  阿美先是苦口婆心地勸,后來到廠里鬧。結果,岳庚索性提出離婚。  
  1992年,岳庚、余玉琴登記結婚。不久,余玉琴生下一子。7年后,岳庚、余玉琴又協議離婚。岳庚給了余玉琴一處房產及家具等,同時給付兒子撫育費30萬元。離婚協議中注明:雙方再無債權債務關系。兩人居住的房屋賣了15.8萬元,被余玉琴以自己的名義集資繳到岳的公司。  
  2006年,岳氏企業資產已逾千萬元,岳庚持有90%的股份,價值1500萬元。  
  這一年的7月底,岳庚突然病故,時年53歲,留下價值1500萬元的股權和兩棟住房,卻未留下任何遺囑。  
  喪事處理完,余玉琴提出財產繼承問題。  
  2006年9月1日,岳庚的父親委托二兒子、孫女岳靈(岳庚與阿美所生)與小孫子岳泓的母親余玉琴就財產問題進行商談。  
  讓岳家人意外的是,余玉琴提出作為妻子,她要繼承岳庚一半的股權,并代兒子索要岳庚名下的兩處房產。余玉琴說:“我與岳庚是假離婚,我們并沒有履行離婚協議,我們一家三口一直住在一起。”  
  但岳家人認為,余玉琴與岳庚早已離婚,沒有繼承岳庚遺產的權利。  
  商談不歡而散。  
  前妻提出是“假離婚”  
  2006年11月22日,余玉琴代兒子岳泓將岳庚的父親、女兒告上法庭,要求析產并繼承岳庚的遺產。  
  余玉琴稱,與岳庚結婚后,兩人很珍惜這段來之不易的婚姻。兒子出生后,兩人越來越感到家庭的美好,夫妻感情很好。1999年,岳庚的企業陷入一場經濟糾紛。 “當時要債的堵到門上來了,岳庚很疼愛兒子,他擔心兒子幼小的心靈受到傷害。為避風頭,他與我商量辦了假離婚。其實,我們仍然共同生活。”余玉琴說。  
  余玉琴稱,他們一直以夫妻名義對外處理事務。“我們協議離婚的事,親朋好友都不知情”。離婚后,自己與岳庚繼續以夫妻名義共同生活。她帶著兒子搬進岳庚購置的別墅居住,繼續撫育孩子,對岳氏企業進行投資,購置房產,裝修住宅。  
“岳庚長期患肺病,多次住院治療搶救,并赴外地求醫。他生病期間,我精心陪護和照料。我一心撲在家庭上,也沒想過要辦復婚登記,沒想到他會早逝。”庭審中,余玉琴數度哽咽。  
  余玉琴認為,她對岳庚的生產經營和生活盡到了幫扶義務,有權分得財產。即便是同居,也應該有權參與遺產的分配。  
  余玉琴請求確認岳庚生前持有的公司90%的股份之一半為她所有,確認岳庚名下的兩處房產為她與岳庚的共有財產。  
  千萬股權惹出紛爭  
  岳庚的哥哥代表父親出庭。他說,岳庚與余玉琴離婚后,身體一直很正常,沒有赴外地治療過,不需要余玉琴照顧。余玉琴試圖得到的兩處房產均是岳庚生前向銀行貸款所購。  
  余玉琴當庭出示證據:2002年3月和2006年7月,岳庚兩次住院,住院病歷上登記的聯系人均為余玉琴,與患者關系欄內均填寫為“夫妻”。  
  此外,2002年3月12日岳庚的手術同意書中,余玉琴在病員家屬一欄內簽名。  
  岳靈說,住院記錄只能證明這幾次有余玉琴到場,不能證明余玉琴在醫院照顧陪護過岳庚。岳庚在住院期間,一般是由公司派員進行陪護和照料。  
  岳家人稱,他們從工商局調取檔案發現,余玉琴與岳庚離婚后,從未到公司工作過,也沒有參與公司的任何經營活動,余玉琴要求確認公司總資產中的1500萬元為她與岳庚共同共有的理由不能成立。“余玉琴與岳庚沒有辦理復婚登記,充其量只是同居關系。余玉琴無權按《繼承法》的有關規定來繼承遺產。訟爭的兩套房屋是岳庚與余玉琴離婚后買的,不算二人共同財產。”  
  岳家的代理律師稱,離婚協議第4條寫明雙方無債權債務關系,說明夫妻財產已分割完畢。另外,如果余玉琴認為岳庚在岳氏企業所享有的90%的股權是共同財產,她就不會在股權認定書上簽字。  
  ■法院析產各取所得:  
  法院認為,余玉琴與岳庚于1999年協議離婚后,雖然雙方居住在一起,但并未辦理復婚手續,因此雙方之間并不存在婚姻關系,只能認定為同居關系。雙方當事人同居期間的財產,只能依照一般共有財產的形成及處理原則予以分割,而不能適用法律有關夫妻共同共有財產的規定作出處理,即同居期間一方名下的財產不應直接認定屬于雙方共有,另一方只有在舉證證實其與對方有共同的投入并經營,共同創造形成該財產的情形下,才能主張分割共有財產。而本案中,余玉琴未能提供充分證據證實本案中的1500萬元是她與岳庚共同投資的。  
  對于余玉琴所居住的別墅及室內財產,法院考慮到購買該房屋系岳庚用于與余玉琴同居生活及撫育子女,雖然無充分證據證明余玉琴在該房屋中的資金投入數額,但余玉琴參與了房屋裝修及購買室內用品,可以認定別墅及室內財產為余玉琴與岳庚共有。  
  岳庚名下的另一套商品房,余玉琴未提供證據證明其有出資或參與裝修,也未能提供該房屋的購房發票和產權證原件,因此對余玉琴主張這套商品房是她與岳庚共有的請求,法院不予支持。  
  余玉琴與岳庚已不存在婚姻關系,根據我國《繼承法》第十條規定,余玉琴不屬于岳庚的法定繼承人。但余玉琴與岳庚離婚后,仍與岳庚同居生活,對岳庚的生活起居給予了較多的扶助,且岳庚長期患有肺病,多次住院治療,余玉琴均以“妻子”“家屬”的身份在醫院辦理相關手續,照料護理岳庚,按照《繼承法》第十四條的有關規定,岳庚的遺產可適當分給余玉琴。  
  岳庚的第一順序繼承人是其父親、岳靈、岳泓。2007年10月,江蘇省泰州中級人民法院判決:登記在岳庚名下的一幢別墅及室內動產歸原告余玉琴、岳泓共有,另一套房產歸岳靈所有;岳庚生前在公司享有的股權,其中22%歸原告余玉琴所有,26%歸原告岳泓所有,26%歸被告岳靈所有,26%歸被告岳父所有;岳庚生前對外所負債務由其法定繼承人岳父、岳靈、岳泓在各自繼承的遺產份額內承擔償還責任;駁回原告余玉琴、岳泓的其他訴訟請求。  
  原被告不服,上訴到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,近日,被終審駁回,維持原判。
相關:
上一篇:沒有了
下一篇:同居期間所購置的財產,分手時如何分割
深圳離婚律師
深圳離婚律師 廣東鵬浩律師事務所
歐陽春律師
聯系號碼:13510524270
執業律所:廣東瑞霆律師事務所
律所地址:深圳市寶安區新安街道3區寶民路中糧地產集團中心26樓
律師簡介:歐陽春律師,中國司法部注冊律師,廣電集團深圳都市頻道《法觀天下》節目嘉賓律師,多次點評法制節目、接受《第一現場》記者采訪,所辦案件曾多次被寶安日報報道,被評為律所“辦案能手”和“優秀律師”。歐陽春律師有豐富的... 深圳離婚律師
黃武添律師
地區:廣東-深圳
QQ:42040872
手機:13923883624
執業證號:14403200910148370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地址:廣東深圳市寶安區寶民一路廣場大廈611室
律師簡介:廣東誠民律師事務所合伙人,法學碩士,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部注冊律師,國家A級律師,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會員,婚姻房產法律專家,深圳離婚律師。
相關鏈接
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是哪家 000034股票行情 李大仙 顶呱刮中奖率 吉林11选5 河北快3开奖结果l 安徽25选5开奖视频 通化大嘴棋牌 官网 网上如何购买彩票 足球手抄报一年级 雪缘园即时足球比分